首页 >> 学警心语
愿游子总能被岁月温柔以待
发布时间2018-02-23

春运直面广大旅途异人有感

独面黑夜惊竟浓,
昨日桃花炫如虹;
人在浩宇短一瞬,
仍愿奋而比翼逢。

  时间总如调皮的孩儿般,不经意间就溜得无影无终。悄然中,我们走完了自己大学生涯的第一个学期,迎来了铁路公安春运见习;稚嫩的雏鹰终要摆脱母亲的臂膀,跌跌撞撞地到辽阔的天空尝试翱翔。结束了对从警之路满怀的憧憬和敬意,在拿到那身神圣而庄严的藏蓝色警服的一个学期后,我和千余名同学一起,走上铁路公安的岗位,协助早已投身公安事业的师兄师姐们履行职责,用忠诚和热血守护神州大地上数千个火车站数万千米铁路线的平安,步入警察生涯的第一个驿站。

  2月3日,是我正式上岗的日子。我所在的是佛山西站,是一座位于南粤大地珠三角中部,毗邻羊城、禅城两大经济人文重镇,扼守南广、贵广、广佛肇、深茂等交通要道,每日承载数百趟高铁动车和数万名旅客往返奔波的一等铁路旅客枢纽。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决定了她的人流量相当庞大,因此我们在一线工作中,面对的人情世故则更为繁多。“对党忠诚 服务人民 执法公正 纪律严明”的四句话自不必提,而在岗前培训上,一线的民警师兄更是叮嘱我们,一定要常怀善良之心,在春运安保工作的岗位上履行职责的同时要学会和广大归心似箭的旅客们打交道,在合法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帮助他们解决难题。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那句书上的名言,“ 愿岁月总是善待那些浪迹天涯的人儿。”

  我所在的岗位是西进站口,这是一个卡守入站检票口的固定执勤岗,也是车站内外的第一道分界线。车水马龙的入站匝道、人群喧嚷的站前广场、大包小包的归途客、面挂不忍的送行者、有条不紊的验证入站工作不断映入眼帘,声嘶力竭的呼唤、依依不舍的叮咛、机械热情的指引还有偶尔怒吼的震慑也纷至沓来。站在警察岗上,我更像是河流中的一块磐石,感受着如织的人流冲刷进偌大的站厅,而我的工作就是确保他们安全、有序地通往下一个节点,确保铁路检票工作稳定、严格地开展。我常常遇见许多艰难挣扎在人群中的重点旅客,伛偻着身躯的老人、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努力抓住父母的手不被挣脱的半大孩子,更不泛孤身一人浑身上下被行李压载的女人,他们时不时被人流的浪潮淹没,但他们仍然步履坚定,紧捏着车票和身份证毫不退缩。站在春运工作的岗位上,我第一次如此感受到那股扑面而来的思乡之情如此强烈,“归心似箭”是如此真实的一个词语;纵然行色匆匆,但脸上也常挂笑容,只因心里常怀对家乡的最美好思念;“有钱没钱 回家过年”,也许一年到尾,能够安安全全回家过年,和家人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才是那些常年漂泊异乡的游子们心里最大的祈愿吧。身为守护春运归家路的铁路公安,我们也理所当然地帮助他们,帮助他们提携行李、指引他们走向候车厅、护送特殊旅客到爱心候车区.......我们希望每一个旅客都能安全回家,也为他们能安全坐上回家的列车感到由衷的欣慰和高兴,这是我们的最大成就。

  但很多时候我也会遇到不幸的情况,而我们却爱莫能助,无以奈何。6点正是一日中最繁忙的时刻,列车频繁到达发送,人流更是达到极值。我刚刚护送完一位拖着两个孩子的孕妇进候车厅,回到岗位就听见了一位旅客和工作人员的争吵声。原来这对要去广西贵港的小夫妻,因为车站更改了他们的检票口,而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等他们排队上车时才被截下。当时他们乘坐的高铁已经开走,而之后所有开往贵港方向的高铁车票均已售罄,车站无法为他们办理改签手续;换句话说,他们通过铁路归家的旅途已经宣告中止。看见警察到来,检票口的工作人员投来求助的目光,而那个年轻的少妇更是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们。检票员耐心而细致地解释铁路客运的有关规定,告知他们目前已经无法进站乘车,也无法换乘下趟列车;那对夫妻一直在苦苦相求,希望车站能网开一面。“警官同志啊,麻烦你高抬贵手呀,我儿子才1岁,他一年没见过我们了呀......”少妇的脸上已经有了晶莹泪滴,从丈夫愁苦的脸色和嘶哑的祈求声中,我更是知道了他们千辛万苦才买到可怜的两张高铁票,如果上不了车,可能今年就只能在异乡孤苦伶仃过年了。我的情感很想让我放他们进来,也许不会被人发现,也许多两个人并不会对铁路运输秩序造成什么影响;思索再三之后,我只想狠下心来,告诉他们不可行,请他们另谋它路。看着他们寂寞地逆行离开入站口,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点心酸,在外地打拼的人儿咽下一年的凄惨与委屈,衣着光鲜大包小包收拾齐整地回家过年,只为短暂地享受一家团聚的温馨;对于那些独在异乡的异客,心里的孤寂一定是无与伦比的;而这对小夫妻,满怀对家乡的憧憬,却被一时疏忽和冰冷的现实击的粉碎。我们是人民警察,是人民的守护者,是春运归家旅途的守护者,在这种情况下却不能伸出援手,虽然是职责使然,但总有一种苦涩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第一次走上人民警察岗位上,除了光荣和兴奋还剩下的一种难言之隐吧。

  24小时的岗位很快过去,接班的同学如时而至。走出车站,正是太阳最明媚的时刻,我不禁想起了我亲师兄,那个远在浙江金华实习的优秀学警,至今他都没告诉我过年能不能回来。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之前听见自己很快上岗兴奋异常时,他淡淡地告诉我警察很难做的原因,也正是如此,我对那些过年时分还要坚守岗位的民警师傅师兄师姐更加敬佩。无论如何,我祈求时光赐予那些飘泊天涯的游子们一点爱,愿他们能被岁月温柔以待,愿他们化身比翼鸟,珍惜地享受那些稍纵即逝的相逢。(2017级治安系 梁钰莹)

       
 
铁道警察学院版权所有

河南省郑州市农业路31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8/03/01 08:10:01